【欧冠官网注册地址】
《新生化危机》被狂喷,怎样才算优秀的改编作品?
发布日期:2022-05-07 16:45    点击次数:191

想必只要玩过《生化危机》系列,没有人会不记得“交通工具杀手·路人克星·三光·李”——主要角色之一里昂·斯科特·肯尼迪。

作为贯穿剧情始终,异性缘好到感染者羡慕的高伟光男主,里昂当年一句“女人……”便让他在“生化2”中揽尽了风头。

值得玩味的是,这句“女人……”在日版的4代中,被活生生翻译成了“老子哭给你看”,信达雅可谓是一分不占,被玩家们一顿狂喷。

这也反映出一个很有趣的问题——即便是本家续作,也能出现掉链子的情况。米拉夫妇联手打造“生化危机”的系列电影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,由于许多情节显然只能在游戏中出现,电影难免更改情节桥段,原著党看着那是相当不爽。

结果没想到,一部《新生化危机》再次刷新了认知。这已经不是翻译抑或情节缺失这类小问题,而是从选角到故事全面崩盘的大事故,衬托之下此前的生化系列简直不能再完美。

这部打着“还原游戏”噱头的影片,不仅把三光哥硬刚暴君、暴揍阿舔的实力削了个彻底,直接变成邋遢废人,还硬是找来了个印度演员为李三光改了国籍。

看完的我连“就这”都无法出口,眼看着史诗级IP被如此践踏,不由思索起来这是否将成为业界趋势。

当失败成为改编标配

游改、漫改的事故级崩盘近些年来已经屡见不鲜了。

举几个比较出名的例子。《JOJO的奇幻冒险》作为世界顶级漫画IP,拥簇者不计其数,笔者也在其列,但由该IP改编而出的电影《JOJO的奇妙冒险:不灭钻石第一章》却让人无从下嘴。

“无敌写在脸上”的承太郎,即便在第四部仍旧强壮到惊人的承太郎,在剧中变成了一位瘦弱的硬派大叔。当然,伊势谷友介演技无可挑剔,要怪只能怪这部动漫的复原难度实在太高。

这也是游改、漫改普遍面临的问题,动画制作还好说,到了真人电影真的很难挑选出粉丝满意、外围观众也买单的契合演员,更别提如何用特效还原IP名场面了。

更让人崩溃的还要数《怪物猎人》。可能卡普空也是真的缺钱了,不然也不能做出一部如此砸自家门面招牌的圈钱商业作品。角龙、火龙,这些熟悉的怪物建模倒是无法诟病,但这个剧情真的不是《哥斯拉》的新大陆版本吗?而且,你让女主拿着火双刀去打火无效的角龙,还就是那个离大谱。

这种问题的出现与上面提到的“难度”问题不同,纯粹是资方与导演的全部责任,不对IP做考究,不对作品做解读,把实行的流量密码往里面硬填,纯纯地拿观众当傻子。

难,不等于没人做得好

那么有没有优秀的游改、漫改呢?

那可太有了。先说游改,网飞具备无人能及的发言权。《恶魔城》作为上世纪80年代发行的横版冒险游戏,一经发售便席卷世界,吸血鬼与吸血鬼猎人之间的百年恩怨也让人相当上头。

由山姆·迪茨执导的同名动漫《恶魔城》于2017年播出,原著粉一眼就看出,里面的主要角色形象与原作之间是有差距的,但就是无可挑剔。贝尔蒙特家族顽固却正直的血脉,合作伙伴以德古拉为代表的吸血鬼族群心思各异的状态,挖掘到了《恶魔城》之中对人性在善恶之间权衡的真谛。

《英雄联盟:双城之战》和《DOTA:龙之血》更是大胆,用动漫的方式为游戏补齐背景故事,但是角色刻画之细腻,故事情节之跌宕,让人无法不买单。

可以看出,原著粉并不是专门过来挑毛病的,外围观众也不是只会转动眼球的零思考者,是否对IP内核及精髓有所挖掘,并不是难以分辨的事情。

当然,衍生动画总归是难度偏低,真人电影才是考验,这就不得不提到一部漫改作品——《浪客剑心》。可以说,这部电影满足了所有人对一个剑客的全部幻想,佐藤健饰演的剑心更是让原著粉泪流满面。

为什么这么成功?或许佐藤健拼命练出的0.5秒拔刀术就是答案。这是演员对自身的要求,同样也是导演对内容的挑剔,对IP的尊重。

不要为烂找借口,才能不烂

近些年来,不仅是游戏、漫画,文学作品IP价值的挖掘也愈发火热,观众之间的对立也更加尖锐。

一部分人认为,不可能做出完美的复刻,如今这样的成品已经是演员努力、导演辛苦的结果了,再挑就是找茬,他那么温柔,你们还这么说,我哭死。

而另外一部人则认为,无论自己看没看过原著,至少你呈现出来的内容,是让人能够看得下去的,而不是慢到离谱的动作、僵硬油腻的演技和让人找不着方向的剧情。

哪一方是对的,且不做主观的评判。但有一个道理是很清晰的:一款作品能够成为一个IP,基础是喜欢它的用户们的支持。而之所以能够有翻拍、改编的作品出现,也是因为其IP价值够分量。

如此一来,我们可以得到“支持该IP的固有用户=改编作品出现的绝对基础”的结论,为满足这一条件,对IP有更深层次的理解、更高程度地还原,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?

演职人员为了达到这名角色的要求而努力,而受苦,难道不是他的工作吗?难道导演没有因此付钱,我们没有因此交费吗?

最后,一则《新生化危机》的匿名影评奉上,望君深思。

“即便是上帝亲自下来演里昂也不行,因为上帝是个犹太人,里昂不是。”



上一篇:走近“春天的事业”:我国残疾康复服务状况持续改善
下一篇:榜单公开, 华为已经跌出前十, 小米12勉强排名第9